无可奈何花落去 铜价能否迎转机 ——2019年铜市场回顾与2020年展望展望

发布人:方正中期期货有限公司 | 发布日期:2019-12-05 | 阅读:97



回顾2019年,铜价先扬后抑,然后陷入窄幅区间震荡。铜矿新增项目稀少,在产矿山品味下降且生产干扰事件频发,年度铜矿产量或仅微增。新扩建冶炼产能继续高速释放,但在产产能检修影响高于往年水平,新增产能尚未达产,因此全年电解铜产量增长远不及年初预期。需求端持续疲弱,今年我国铜材企业开工率整体低于2018年。终端消费中,电网投资有望录得负增长,汽车延续去年疲软态势,空调产销先扬后抑。在供需双弱,全球供需处于弱平衡状态下,铜价更多受到宏观因素冲击。一季度中美密集展开贸易磋商,中国稳经济政策陆续出台,市场情绪受到广泛提振。进入4月,陆续公布的中国3月经济数据表现超预期,市场预计政府稳经济或将进入观察期,且美国对华关税态度突然逆转,贸易关税升级,铜价大幅下挫。6月以来,贸易不确定性增高,市场表现谨慎,铜价窄幅震荡。

展望2020年,铜矿扩建项目释放产能将高于今年,新增冶炼产能不及今年,但2019年投放冶炼产能将在2020年陆续达产并释放产量,因此尽管2020年长单TC明显低于2019年,但此数据不乏受到当下加工费低迷的影响,预计2020年矿山供应短缺情况较今年有所改善。明年废铜进口量有望达到今年的90%,且铜锭进口量料继续增长,废铜实际需求更多受价格因素影响,因此废铜进口收缩不是铜价的主导因素。需求端,配网投资或是明年需求的亮点,房屋销售回暖或带动明年家电需求,汽车在今年大幅负增长下明年或迎来微增1%。但在2019年全球铜市需求负增长的基数下,预计2020年也仅有低速增长。整体来看,预计2020年全球铜市供应短缺10万吨,缺口较2019年收窄,且相对全球精铜年需求量而言,仍处于供需紧平衡状态,宏观因素或将继续主导铜价,中美贸易前景存在巨大不确定性,IMF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3.4%好于今年3%,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铜需求国,经济增速或跌破6%。因此,预计2020年铜价重心小幅走弱,沪铜运行区间44000-51000,重心为47000。伦铜运行区间为5100-6700美元/吨,重心为5900美元/吨。


第一部分 历史及2019年行情回顾

一、历史行情回顾


1996-2018年以来铜价的表现可以分为7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6年-2003年):1996年三井住友铜事件爆发加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新兴经济体受到严重冲击,全球经济再次陷入增速放缓格局,铜市供大于求,铜价暴跌,一度触及1365美元/吨的低位。

第二阶段(2004年-2007年):世界经济从911事件后开始复苏,同时伴随着原油价格屡创新高和国际粮价大幅上扬,有色金属价格持续性攀升后高位震荡。

第三阶段(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蔓延,经济增长受限,国际市场有色金属价格直线下滑。半年时间国际铜价从历史高位跌至2810美元,跌幅达到68%。

第四阶段(2008年11月-2011年):中国实施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全球量化宽松启动,铜价在中美政策支持下大幅回升。

第五阶段(2011年-2015年):量化宽松政策逐步退出,对经济刺激效果减弱,铜价震荡下行。

第六阶段(2016年至2017年):全球经济复苏,大型矿山罢工,中国环保政策趋严,废铜进口预期收紧,供给端收缩,而需求端小幅稳健增长。

第七阶段(2018年-至今):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民粹主义抬头,贸易风险增长,铜价震荡下行。


二、2019年行情回顾


(一)期货行情回顾

今年以来铜价先扬后抑,然后陷入窄幅区间震荡。截止11月29日,沪铜主连合约累计下跌2.11%或1020元/吨至47320元/吨;LME3个月铜下跌0.55%或32.5美元/吨至5879.5美元/吨,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宏观方面,与2018年美国经济一枝独秀不同,今年全球经济共振性疲弱,制造业PMI不断下行,10月美日欧中均位于荣枯线下方,经济放缓忧虑拖累铜价。但全球央行启动宽松货币政策,在一定程度缓和经济下行风险。

全球贸易形势牵动市场情绪,铜价跟随波动。中美贸易磋商一波三折,双方年初展开密集磋商,在市场预期双方有望达成协议时,四月底特朗普突然宣布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新的关税,贸易摩擦升级,进入9月双方贸易关系有所缓和,美国暂停提高中国商品进口关税税率,中方加大美国农产品等采购,双方达成阶段性协议预期升高。除此之外,贸易关税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加大经济下行压力,全球贸易量萎缩。

供需方面,今年全球新增铜矿项目稀少,在产矿山品味下降,矿山生产干扰事件此起彼伏,铜精矿加工费不断下行,而同时冶炼厂再次步入扩产高峰,铜矿供不应求,对铜价形成支撑。但需求疲弱也是不争的事实,目前已公布的前十个月电网投资、汽车产销、空调产销均呈现不同程度负增长。因此,全球铜市仍处于供需紧平衡状态,供需对铜价支撑力度有限。


(二)现货行情回顾

今年,现货价格依然跟随期货价格波动。由于2019年4月1日起,我国将制造业增值税由16%下调至13%,降幅高达3%,而期货价格为含税价格,导致降税消息释放到减税落地期间,国内铜现货呈现高升水状态,拉高今年上海铜现货升水程度。剔除异常值外,截止11月15日,今年现货平均升水43.51元/吨,整体仍高于去年升贴水年度均价。从统计数据来看,铜现货往往在4月底、7月底、9月底及10月底走强。往年春节后下游企业一般在3月底前后恢复生产,尤其进入4月下游消费明显转暖,国内库存由增转降,现货往往呈现高升水状态。9月底升水也往往呈现较高水平,一方面金九银十需求旺季,一方面下游企业往往在9月底积极采购国庆假期间的原材料。

今年LME现货升贴水呈现冲高回落态势,一季度LME库存处于低位,现货呈现高升水状态。随着市场多次出现集中交仓现象,库存震荡上行,下半年现货呈现高升水状态。进口铜精矿加工费低位,LME现货高贴水状态在一定程度改善了冶炼厂利润。


第二部分 宏观经济分析

一、全球经济共振性放缓 美国经济更显韧性


与2018年美国经济一直独秀不同,今年全球经济共振性放缓,制造业危机加重并蔓延,国际贸易局势愈发紧张,英国脱欧局势扑朔迷离,美伊等地缘政治不断升级,宏观经济数据持续走低,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持续增加,世界三大经济组织相继下调全球及各主要经济体今明两年经济预期,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主要央行相继降息,全球主要央行开启新一轮量化宽松。但由于美国经济相对欧盟更显韧性,美元指数震荡上行。

对于2020年,随着中美贸易关系缓和,全球宽松周期应对经济下行风险,2020年或将看到全球经济边际好转。尽管IMF、OECD及世界银行多次下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但普遍预计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率先反弹将带动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高于今年,同时预计美国、日本及中国经济将弱于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报告再次下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将2019年全球GDP增速由3.2%至3%,将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由3.5%下调至3.4%。

二、贸易风险增长加大经济下行压力 中美贸易磋商牵动市场情绪


今年,全球贸易风险增长,中美、美欧、日韩等多国陷入贸易摩擦泥沼,进一步加大全球经济放缓压力,其中以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贸易磋商最为牵动市场情绪。中美贸易磋商一波三折,年初双方展开密集磋商,市场对双方有望达成协议的预期不断升温,但四月底特朗普突然宣布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新的关税,贸易冲突升级。进入9月,双方贸易关系有所缓和,美国暂停提高中国商品进口关税税率,中方加大美国农产品等商品及服务采购,双方贸易磋商取得阶段性进展。不过,尽管目前中美取得阶段性贸易磋商进展,但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加大了两国经济下行压力,带动全球贸易量增速下滑。


三、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明显 对明年持谨慎乐观态度


2019年以来我国经济总体走势依然偏弱,一季度末期至二季度经济曾出现从主动去库存转向被动去库存的迹象,但是这一变动被中美贸易冲突重新激化造成的负面影响所打破,三季度开始再度拖累国内宏观经济,外需的走弱也是贯穿全年的拖累因素。外需走弱拖累了制造业投资,但是在房地产投资维持一定增长和基建投资增速缓慢回升的情况下,至少在前三季度国内投资需求基本稳定。受到汽车消费等结构性因素影响,社会消费增速依然不振。通胀增速二季度有所回升,主要是猪肉价格等结构性因素导致,PPI表现则更乏力,导致企业收入和利润修复的步伐非常慢,进一步拖累就业和薪资水平。

展望明年,从世界银行、OECD、IMF的预测来看,普遍预计明年中国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预计明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望下破6%。但我们依然保持谨慎乐观,同时需要注意风险。需求端看,房地产在购地-开工-施工逻辑维持的情况下,仍有望维持一定韧性,但需要谨防销售下滑拖累投资,尤其是二季度竣工增加完成补库前后。基建投资仍需要关注地方债发行情况,乐观判断明年地方专项债额度扩大后,基建投资仍有继续回升的空间。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情况下,外需边际改善的可能性也上升。产出端上游和中游制造业或表现更强。货币政策托底和需求的对冲管理是明年经济运行的主基调,预计可看到两次左右降准、降息。上半年通胀高企和库存周期转向将带动名义产出回升,预计经济呈现先强后弱走势。年内经济的风险从外需承压的幅度转向内需企稳的节奏。此外,上半年原油价格对国内通胀的潜在冲击风险需要警惕。

整体来看,全球经济暂未看到趋势性复苏的迹象,尽管英国无协议脱欧概率降低,但全球贸易风险仍令投资者表现谨慎。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铜需求国,若经济增速维持放缓态势,预计需求难有显著改善。


第三部分 铜市供应分析

一、铜精矿现货加工费大幅走低 铜矿供应短缺


(一)全球新增铜矿项目稀少 矿端生产干扰此起彼伏

今年新增铜矿项目稀少,新增铜矿项目增量仅40万吨左右,同时在产矿山品味下降,矿山生产干扰事件此起彼伏。2月初至4月中旬秘鲁Fuerabamba社区居民针对Las Bambas铜矿实施了封锁,阻断了矿山往Matarani港口发货的道路,同时影响到了周边Cerro Verde、Antapaccay和Constancia铜矿的发货,而这4个矿山产铜量合计可达到秘鲁铜产量的一半以上,使得秘鲁发往中国的铜精矿出口量在6、7月份明显减少。10月当地社区再次封锁矿山通往港口的道路,一度导致铜矿生产暂停,目前已恢复正常运营。秘鲁矿山干扰暂告一段落,智利抗议活动掀起,多家矿山加入罢工热潮,全球最大的铜矿Escondida铜矿罢工半天后维持减产运行。智利取消11月和12月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气候大会,短期抗议活动或暂难停止。

从全球前十五家大型矿企季报来看,除南方铜业、安托法加斯塔、KGHM及紫金矿业外,多数矿企前三季度产量出现不同程度下滑。总体来看,十五家矿企前三季度累计生产铜矿930.24万吨,累计同比下滑1.65%,其中除Grasberg由露天开采转为底下开采导致自由港产量下滑18.57%外,矿山品味下降是多数矿山产量下滑的主要因素。

根据国际铜研究小组ICSG数据,1-8月份全球铜矿产量为1343.2万吨,同比微增0.04%,铜矿产量基本持平去年同期水平。预计2019年铜矿产量为2048.3万吨,较去年下降9.2万吨。

 

自2018年以来,我国矿产铜产量出现显著下滑,主因国内在产矿山开采深度不断增加,原矿品位逐年下降。2018年我国铜矿产量为148.54万吨,同比下滑22.9%。今年上半年,我国累计生产铜矿71.96万吨,累计同比增长2.1%。同时,2018年及今年我国再次步入冶炼产能投扩产高峰期,铜精矿产量下滑而需求快速扩张,导致铜精矿自给率进一步下滑,对外依存度上升。1-10月我国共进口铜矿石及精矿179.16万吨,同比增长8.22%,增速自下半年下滑,主因国外铜矿增量有限,且罢工、道路封锁等干扰性事件频发。

对于2020年,虽缺少大型矿山投产,但巴拿马铜矿、印尼Grasberg铜矿、智利Chuquicamata铜矿以及秘鲁Toromocho铜矿产能仍预计较2019年增长40万吨,叠加我国甲玛二期、多宝山二期等矿山扩产,预计2020年全球铜矿项目增加产能61.9万吨。但嘉能可旗下刚果金Mutanda铜矿已于11月底停止运营,2020年将面临多家矿山劳动合同集中到期,智利罢工或将延续,对铜矿生产造成干扰。据ICSG预计2020年全球铜矿产量为2092.1万吨,较2019年增长43.8万吨。



(二)铜精矿加工费显著下滑 一度触及冶炼厂成本线

今年铜矿产量仅微增,而冶炼项目仍处于扩产高峰,导致前7个月进口铜精矿现货TC呈现不断下行态势,进口铜精矿现货TC最低触及54美元/吨。进入8月份以来,由于冶炼厂逐渐完成三季度铜精矿采购,铜精矿现货加工费止跌稳。9月以来TC有企稳回升迹象,尤其在印尼将全球第二大铜矿Grasberg铜矿出口限制额度提升至70万吨,有效期至2020年3月。截止11月29日,进口铜精矿现货TC系数报58.5美元/吨,较年初下滑33.5美元/吨。

中国铜谈判原料小组CSPT敲定2019年四季度铜精矿加工费TC地板价为66美元/吨,较2019年Q3上升了11美元/吨左右,表明铜精矿供应短缺情况有所缓解。江铜、铜陵、中铜与自由港签订2020年铜精矿长单加工费62美元/吨,大幅低于2019年的80.8美元/吨,表明矿企预计明年铜矿供应更显紧张。但长单TC如此低,不排除受到当下加工费低迷的影响,从矿山项目来看,铜矿增量高于2019年,因此预计明年铜矿短缺情况较今年改善。

二、冶炼厂投产高峰 但产量释放不及预期


(一)冶炼厂检修高于往年 产能释放不及预期

据SMM统计,前10个月我国累计生产电解铜734.04万吨,同比仅增长1.57%。今年实际释放产量增量不及年初预期,一方面,新扩建产能主要集中于下半年投产,考虑到投产到达产的滞后性,因此对全年产量贡献并不高。一方面,今年冶炼厂检修明显高于去年水平,今年我国有19家冶炼厂展开了不同时长的检修,影响产量高达26万吨。另一方面,冶炼厂普遍反映下半年粗铜、阳极铜原料供应紧张,因此据估算,今年我国电解铜产量较去年增长仅30万吨。尽管铜精矿加工费及硫酸价格低迷,但目前尚未对冶炼厂产量产生影响。


据ICSG统计,今年前8个月全球原生精炼铜产量累计为1318.1万吨,1-8月再生精炼铜产量累计为274.1万吨。精炼铜合计产量为1592.1万吨,累计同比1.59%。除了中国外,全球检修也高于往年水平。赞比亚Konkola炼厂于10月10日关停检修,检修期37天。嘉能可Mopani铜矿Mufulira炼厂6月底以来长期关停检修。为满足新排放标准,智利Chuquicamata冶炼厂最初于去年12月停产整顿,并数次推迟复产时间,到年中恢复部分运作,十月底才恢复正常运营,该厂2018年产量高达32万吨。

(二)冶炼产能扩产高峰

近年来铜精矿加工费处于相对高位,冶炼厂盈利情况好转,2018年及2019年全球再次迎来冶炼产能投扩产高峰,主要来自于中国。据统计,2019年我国新扩建粗炼产能65万吨,新扩建精炼产能80万吨,包括赤峰云铜、广西南国铜业、紫金齐齐哈尔以及山东恒邦股份。


对于2020年,新扩建冶炼产能较今年显著减少。我国仅赤峰金剑、新疆五鑫、铜陵有色三家冶炼厂有扩建项目,预计新增粗炼产能26万吨,精炼产能31万吨。但由于2019年新投产项目将于2020年集中释放产量,且经历今年超预期检修影响后,预计明年检修影响将显著减小,因此ICSG预计2020年全球精炼铜产量为2528.1万吨,较2019年增加103.1万吨,同比增长4.25%。经方正中期研究院调整,预计2020年全球精炼铜产量为2490万吨,较2019年增加65万吨。


第四部分 铜市需求分析

一、中国铜材企业开工率不及去年


中国铜消费占全球50%左右,2019年10月,中国铜材累计产量1,586.10万吨,累计同比9.80%。2019年10月,中国未锻造的铜及铜材进口量为43.0万吨,当月同比2.38%,累计进口量397.0万吨,累计同比-10.00%。2018年全年未锻轧铜及铜材进口量为530万吨,累计同比增长12.9%。

从铜材企业开工率来看,今年铜材企业开工率整体低于去年同期水平。2018年电网投资完成额同比仅增长0.6%,今年前十个月电网表现更显疲软,铜杆企业开工率除5月微高于去年水平外,其他月份均微低于去年同期水平。10月份精铜制杆企业开工率为71.7%,同比下滑6.18个百分点,环比上升1.36个百分点。预计11月精铜制杆企业开工率为71.44%,同比下滑7.04个百分点,环比基本持平上月。

空调企业高库存、内外需均放缓下,铜管企业自二季度以来反映订单明显低于去年水平,也导致企业开工率同比显著下滑。不过进入9月后有所改善,10月份铜管企业开工率为73.63%,同比回升14.69个百分比,环比下滑4.43个百分比。预计11月铜管企业开工率为77.15%,环比增长3.52个百分点,同比增长7.3个百分比。

10月份铜板带箔企业开工率为70.35%,同比下滑4.17个百分点,环比下滑0.27个百分点。预计11月铜板带箔开工率小幅回升至70.5%,环比增长0.15个百分点,同比下滑3%。


二、内外需同放缓 终端消费疲弱


(一)电网投资增速有望年度负增长

电力行业,占据铜消费的45%左右。今年以来电网投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截止2019年10月,国家电网基本建设投资完成额累计值为3,415.00亿元,累计同比-10.50%,仅完成2019年电网投资计划额的66.6%。2019年10月,电源基本建设投资完成额累计值为2,065.00亿元,累计同比为7.60%。2019年10月,发电设备累计产量为7,564.10万千瓦,累计同比为-19.80%。

从季节性角度来看,电网投资往往在11、12月加快释放,尤其在今年电网投资完成额距离年度目标仍有较大差距下,预计四季度累计同比降幅逐渐收窄。但从目前表现来看,预计四季度加快释放也难改全年电网投资负增长的局面。

12月初,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电网投资的通知》,但2020年为“十三五”规划最后一年,今年部分招投标尚未提货,预计明年会逐步提货,因此对明年尤其是上半年电力行业仍有乐观预期,但未来或不乐观。

(二)外需放缓叠加高库存 空调销量由增转降

家电行业占中国铜消费的15%左右。今年空调产销量增速逐渐下滑,进入下半年已转为负增长。空调行业表现疲软,主因房地产销售走弱带动内需放缓,全球经济下行及贸易摩擦导致外需放缓,叠加空调企业库存高企。截止2019年10月,空调当月产量和销量分别为832.50万台和772.00万台,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8.20%和3.10%。2019年10月,家用空调产量和销量分别累计12,817.00万台和12,886.60万台,累计同比分别为-0.45%和-1.52%。2019年10月,电冰箱累计产量为7,110.90万台,累计同比3.80%。

从季节性分析来看,11、12月份空调企业加大空调生产,为第二年旺季来临提前备库,较9、10月有所改善,但整体仍为年内淡季。考虑到目前空调企业库存高企,预计四季度空调产销量均维持弱势。

从历史数据来看,空调销量平均滞后商品房销售面积5-7个月时间,1-10月份我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长0.1%,为年内增速首度由负转正,预计2020年上半年空调行业表现尚可。全年仍需观测商品房销售以及全球贸易形势,但考虑到2019年基数问题,预计2020年整体微增1%左右。

(三)汽车行业延续疲软态势 新能源汽车显著放缓

今年以来汽车延续去年的下滑走势。2019年10月,汽车累计产量和销量分别为2,044.40万辆和2,065.20万辆,累计同比分别为-10.40%和-9.70%。2019年10月,汽车当月产量和销量分别为2,295,341.00辆和2,284,170.00辆,同比分别为-1.68%和-4.03%。尽管中国出台刺激汽车消费政策,例如,自7月1日起消费者购买车辆应扣税款将取决于实际支付金额;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但目前暂未看到明显改善效果。中汽协预计2019年汽车销量同比下降5%,从目前来看达成年度目标仍有一定距离。从往年数据来看,汽车消费往往表现出年末冲刺的态势,因此四季度或为年内汽车消费旺季。因此全年来看汽车消费疲弱,四季度为季节性需求旺季。乘联会预计,在2019年低基数下,预计2020年汽车销量将微增1%。

受到政策补贴退坡影响,今年下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行业出现明显降温。2019年10月,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4,617.00辆和75,058.00辆,同比分别增长-0.35和-0.46倍。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分别完成982,834.00辆和947,403.00辆,同比分别增长0.12和0.10倍。新能源汽车是传统汽车用铜量的4倍左右,平均用铜量在80千克/辆左右,主要增量在锂电铜箔、电线电缆、电动机。因此新能源汽车及配套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建立均将成为未来铜消费的一个新增长点,但目前体量对铜需求提振有限。

(四)房地产投资维持高增速 但销售显著降温

2019年10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额累计109,603.45亿元,累计同比10.30%。房屋新开工面积累计值为185,634.42万平方米,累计同比10.00%。房屋竣工面积累计值为54,211.14万平方米,累计同比-5.50%。商品房销售面积累计值为133,250.68万平方米,累计同比0.10%。今年以来,房地产开发投资及新屋开工维持高增速,但房屋竣工及商品房销售面积数据疲软,因此装修阶段对铜的需求提振有所减弱。房地产在购地-开工-施工逻辑维持的情况下,仍有望维持一定韧性,但需要谨防销售下滑拖累投资,尤其是二季度竣工增加完成补库前后。


三、废铜进口政策趋严 明年或延续收缩趋势


自2018年以来由于我国废铜进口政策变化,引起市场广泛关注,我国再生铜市场尚不够规范,因此尽管近几年进口废铜收紧,但仍占据我国废铜供应的60%左右。自今年1月1日期,我国禁止“废七类”铜进口,自7月1日起我国“废六类”铜进口由自由类转为限制类,导致今年废铜进口量显著收缩,1-9月废铜累计进口量为124万吨,较上年同期减少30.4%。但由于进口废铜品味上升,且二季度用废企业赶进口现象明显,1-9月份进口废铜金属吨预计较去年同期增加6万吨左右。

今年下半年,废六类铜进口批文按季度发放,目前已公布前六批废六类铜进口批文,审批额度共计55.2692万吨。其中前四批为三季度批文量,共计48.42万吨。第五及六批为四季度批文量,两次共发放批文6.85万吨,仅占三季度废铜批文量的14.14%。部分进口废铜企业预期四季度进口废铜批文量将大幅缩水,减少幅度预期超80%。未来用废企业将减少废铜使用,而转向增加电解铜及废铜锭使用。

据再生协会分析,今年第四季度批文量将大幅减少,已经拿到批文的企业进口数量不会再增加,2019年批文有效期截止至12月31日。2020年整体固废进口总量会在今年的基础上仍然要大幅减少,以实现到2020年底基本实现零固废进口的目标。进口批文仍按照季度核发,一季度批文将在今年12月31日之前公布,一季度的批文量占全年进口量的比例会高一些。

由于今年全球铜市需求疲软,精废价差处于低位,废铜需求更显疲软,废铜制杆企业开工率下滑明显,因此废铜市场更多来源于持货商惜售、废铜需求疲软,提振精铜需求。目前市场普遍预计2020年废铜进口量将显著收缩,但具体减少量受政策影响,难以估算。

再生资源新标准将于年底前上报国家有关部门审批,最晚也将于二季度实施,实施后批文制度与再生新标准同步存在。直至2020年底基本实现零固废进口的目标,全部转为再生资源。新标准分为再生铜原料和再生黄铜原料,再生铜原料主要包括铜线、铜加工材、铜米、破碎铜和镀白紫铜。再生黄铜原料包括普通黄铜料、镀白黄铜料、黄铜管料和混合黄铜料。现在市场关于再生新标,估计仅97%品位以上的废铜可进口,涉及废铜量预计大幅减少。再生黄铜原料预计56%品位以上才可进口进入国内。在新标准实施后的一段时间内也将是新标准和批文共存的形式,即符合新标准的,就不视为固体废物,可以当作原料进行一般贸易进口;不符合新标准又是六类废铜的,则还是需要批文才能进口,进口批文仍按照季度核发。

四、中国铜表观消费保持稳定增速


五、今年铜消费基本持平 明年料小幅增长


由于全球贸易风险增长,加重经济下行压力,消费整体表现疲弱。据ICSG统计,1-8月全球电解铜消费量共计1623.5万吨,同比增长2.08%。预计今年全年电解铜消费为2457万吨,较去年同期仅增长7万吨。预计2020年电解铜消费增长43万吨至2500万吨。


六、全球铜库存处于低位 保税区库存下降显著


今年以来,全球铜显性库存先增后降,但整体仍显著低于去年同期水平。由于春节因素,一季度我国下游消费启动缓慢,显性库存增长,此后随着消费转暖,去库存启动。截止2019年11月22日,LME库存为21.89万吨,上期所库存为13.5万吨,COMEX库存为4.01万吨,三大交易所总库存为39.41万吨。上海保税区库存为22.9万吨,全球显性库存为62.31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21.72万吨,较去年年底下降19.51万吨。我们看到全球显现库存与保税区趋势十分一致,也就是说保税区库存显著下降是全球显现处于低位的主要贡献者,主因在全球经济疲弱背景下,融资需求大幅走弱,叠加国内终端需求同比下滑。另外,废铜进口政策导致进口量下滑,精废价差多数时间处于低位,废铜价格优势不足,也提振精铜需求。

第五部分 供需平衡表预测及解析


2019年,全球铜市呈现供需两弱状态,矿山新增项目稀少、在产矿山品味下降且生产干扰事件不断。冶炼厂高速扩产,但检修大年超预期。电网投资、汽车和空调消费均出现不同程度负增长。全球铜市供需仍无明显冲突,ICSG预计2019年全球铜市供应短缺32万吨。

2020年,新扩建铜矿项目投产高于今年,冶炼产能扩张速度放缓,但2019年投放冶炼产能将在2020年陆续达产并释放产量,铜精矿长单TC大幅下滑至62美元/吨,但预计铜矿短缺情况有所缓和。明年废铜进口量预计能达到今年的90%,且废铜锭进口量料继续增长,因此实际影响不大。需求端,配网投资或是明年需求的亮点,房屋销售转为正增长,或带动明年家电需求,汽车在今年大幅负增长下明年或迎来微增1%。在2019年全球铜市需求负增长的基数下,预计2020年将有低速增长。整体来看,预计2020年全球铜市供应短缺10万吨,缺口较2019年收窄,且相对全球精铜年需求量而言仍处于供需紧平衡状态,供需无明显冲突,无法支撑铜价走出单边行情。


第六部分 持仓分析与季节性分析

一、价格季节性分析


从季节性分析来看,铜价往往在2、4、6、7、9月有较好表现。由于供给端受季节性因素影响较小,价格季节性表现差异主要缘于需求端。2月份市场往往加大现货采购,为春节提前备货,现货呈现高升水,对期价形成支撑。4月,春节过后下游复工,需求回暖,消费回暖,国内去库存启动。6、7月是空调销售的高峰时期。9月为新一轮需求旺季,“金九银十”旺季预期下,铜价往往上涨概率更高,但一般涨幅不大。


二、持仓分析


今年铜价整体波动收窄,尤其进入下半年铜价在45500-48500附近窄幅震荡。在铜价表现弱势下,商业、非商业及总持仓均处于低位。由于今年下游消费疲弱,下游企业普遍反映主动降低库存,以节省资金占用,因此需要套保量相应减少。由于全球贸易磋商一波三折,投资者难以把握,叠加铜市供需无大的矛盾点,铜价波动区间不断收窄,进一步打压了投资者热情。铜价窄幅波动下,月间价差与内外盘套利空间均处较小,因此套利需求也进一步下滑。

从持仓来看,LME、COMEX及上期所均表现出交易量下滑的一致趋势。从CFTC持仓来看,截止11月19日,COMEX总持仓为228961张,较去年底下降13770手/-5.67%。非商业净空持仓为36950张,去年同期为净空持仓9852张。

另外,今年铜价先扬后抑,然后进入区间震荡格局,整体小幅下跌。COMEX非商业持仓与铜价表现呈现高度相关性,非商业净多持仓自3月以来持续下滑,并于4月下旬转为净空持仓,与铜价走势较为一致。


三、铜期权成交持仓


截至2019年11月15日,铜期权累计成交量718.6万手,日均成交量3.4万手,日均成交量整体还是较为平稳,日最高成交量为9.4万手,日最低成交量为1.5万手。总持仓量总体呈稳步上升走势,随着合约到期日的临近会出现大幅下挫。日均持仓量为6.9万手。


2019年铜期权成交量PCR在1附近上下震荡,均值为0.8447,最大值为1.6284,最小值0.3600。总持仓量PCR上半年单边下行,重心整体下移,下半年触底回升,均值为0.8696,最大值为1.2824,最小值0.5820。当前铜持仓量PCR处于均值附近,市场对未来铜价走势中性偏乐观。

四、铜波动率


铜主连在2019年上半年整体呈先升后降走势,下半年则在区间内窄幅震荡。从年初最高涨至50810点,到7月中旬跌至最低45640点,总体走势偏弱。在波动率方面,铜主连合约波动率持续下行,2019年整年度一直在低位运行。在铜期权隐含波动率方面,铜期权隐波在0.14附近震荡,整体相对比较均衡,最大值为0.1954,最小值为0.1054,均值为0.1331。



第七部分 套保建议及套利分析

一、套利分析


跨品种套利方面,2019年及2020年全球铜矿新增产能有限,在产矿山品味下降且干扰事件频发,加工费低迷,冶炼产能面临原料供应紧张局面。而锌矿复产、扩产较多,铜矿加工费保持高位,冶炼产能加速释放。因此在下游整体疲弱下,而上游表现分化,预计铜锌比将有所回升。从统计角度来看,铜锌比价处于低位,具有向均值回归的需求,因此操作上建议关注买铜空锌的交易机会。

另外,对于2020年,氧化铝成本未来或有下移,但是随着电解铝的增产,需求方面仍有增长空间。因此氧化铝价格预计将震荡幅度收窄,重心略有下移。电解铝明年将面临较大的供应增量压力,而下游需求难有亮点,因此看空铝价。对于铜价,尽管目前对下游需求也无乐观预期,但供给端支撑或强于铝。从统计角度来看,目前铜铝比价处于中值附近,因此操作上建议暂时观望,等待铜铝比价回落后,多铜空铝的操作机会。


二、套保分析


2020年全球铜市供需仍处于紧平衡状态,且供应缺口小幅收窄,全球经济难有显著改善,而中美贸易不确定性令市场谨慎,因此预计2020年铜价重心较今年小幅下移。

由于矿山企业开采成本基本可控,是铜价上行的最主要受益者,基于对明年价格谨慎偏空的预期,建议矿山企业逢高在期货市场建立卖出头寸,或选择卖出看涨期权,赚取权利金。

对于冶炼厂,由于2020年长单TC大幅下滑,目前预测硫酸价格不会出现明显抬升,因此冶炼厂利润微薄,部分冶炼厂甚至面临亏损风险,因此建议冶炼厂在期货市场逢高卖出套保。

对于下游加工企业,主要担忧铜原材料加工上涨,因此可以考虑按照正常生产计划进行原材料采购,适当降低产成品、半成品及原材料库存,降低买入套期保值比例,可考虑保留部分风险敞口。

期权市场上,当前持仓PCR仍处于均值附近,期权隐含波动率则处于相对低位,下游企业若有套保需求,可以考虑在44000-45000区间买入看涨期权,或提前布局卖出执行价为45000的看跌期权。而对于库存较高的企业,可减少库存量,按需采购,或考虑卖出虚二至三档的看涨期权,以减少持仓成本。

第八部分 技术分析


从周线级别上看,LME3个月铜价整体处于区间震荡格局,第一支撑位20周均线5800,第二支撑位5500,此处同是2017年铜价起涨点。而区间上沿在6300-6500,此位置有较强压力。沪铜主力周线显示,下行趋势暂未终止但有减缓趋势,目前为窄幅区间震荡。预计伦铜运行区间为5100-6700美元/吨,重心为5900美元/吨。沪铜运行区间为44000-51000元/吨,重心为47000元/吨。


第九部分 总结全文及2020年度操作建议


回顾2019年,铜价先扬后抑,然后陷入窄幅区间震荡。铜矿新增项目稀少,在产矿山品味下降且生产干扰事件频发,年度铜矿产量或仅微增。新扩建冶炼产能继续高速释放,但在产产能检修影响高于往年水平,新增产能尚未达产,因此全年电解铜产量增长远不及年初预期。需求端持续疲弱,今年我国铜材企业开工率整体低于2018年。终端消费中,电网投资有望录得负增长,汽车延续去年疲软态势,空调产销先扬后抑。在供需双弱,全球供需处于弱平衡状态下,铜价更多受到宏观因素冲击。一季度中美密集展开贸易磋商,中国稳经济政策陆续出台,市场情绪受到广泛提振。进入4月,陆续公布的中国3月经济数据表现超预期,市场预计政府稳经济或将进入观察期,且美国对华关税态度突然逆转,贸易关税升级,铜价大幅下挫。6月以来,贸易不确定性增高,市场表现谨慎,铜价窄幅震荡。

展望2020年,铜矿扩建项目释放产能将高于今年,新增冶炼产能不及今年,但2019年投放冶炼产能将在2020年陆续达产并释放产量,因此尽管2020年长单TC明显低于2019年,但此数据不乏受到当下加工费低迷的影响,预计2020年矿山供应短缺情况较今年有所改善。明年废铜进口量有望达到今年的90%,且铜锭进口量料继续增长,废铜实际需求更多受价格因素影响,因此废铜进口收缩不是铜价的主导因素。需求端,配网投资或是明年需求的亮点,房屋销售回暖或带动明年家电需求,汽车在今年大幅负增长下明年或迎来微增1%。但在2019年全球铜市需求负增长的基数下,预计2020年也仅有低速增长。整体来看,预计2020年全球铜市供应短缺10万吨,缺口较2019年收窄,且相对全球精铜年需求量而言,仍处于供需紧平衡状态,宏观因素或将继续主导铜价,中美贸易前景存在巨大不确定性,IMF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3.4%好于今年3%,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铜需求国,经济增速或跌破6%。因此,预计2020年铜价重心小幅走弱,沪铜运行区间44000-51000,重心为47000。伦铜运行区间为5100-6700美元/吨,重心为5900美元/吨。

附录:铜相关行业股票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