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经济增长目标将下调,贸易顺差或进一步收窄

发布人:第一财经 | 发布日期:2019-01-18 | 阅读:660

        在2018年中国主要经济指标有望较好完成的背景下,展望2019年,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经济学家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国际地缘政治风险及美国加息引致的资本外流、国内货币政策被迫收紧、经济自身下行压力加大等主要问题犹存,经济形势较为艰难,有必要下调经济增长目标。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部负责人章俊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GDP增速会从今年的6.6%放缓至2019年的6.3%。预计明年增长目标区间会设定在6%~6.5%:6.5%是体现“稳增长”需要,而6%是为“调结构”预留空间。

        中泰证券宏观分析师杨畅对第一财经表示,13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提法,较之前表述有明显变化。利用合理区间管理经济增速,有利于相关改革措施的实质性推进,防止短期经济波动对改革的扰动。从外部环境来看,今年焦点在于中美,明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将是热点问题。顺应国内经济形势内在变化的需要,国内改革有望提速。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预计,2019年经济的自然增速在5.5%左右,经过宏观调控后可以达到6.2%。

        苏剑认为,从供给端看,2018年制造业PMI值和工业企业利润的持续回落仍将抑制工业生产活动;从需求端看,中美贸易摩擦对出口的不利影响将在2019年集中体现,消费虽然得到减税政策一定的支撑,但较高的长期购房贷款仍将限制消费规模的扩大。就投资而言,预计在2019年基建投资增速回升,制造业投资维持较高增长,地产投资增速小幅回落,在这种情况下,预计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基本与2018年持平。

消费升级大势不变

        消费方面,章俊对第一财经表示,从长期来看,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趋势没有改变,目前更多的是在升级过程中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居民在实物性消费得到基本满足之后开始转向服务性消费。

        “明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可能会小幅下滑至8.9%左右。消费升级是长期趋势,这一点毋庸置疑。为了维持消费作为经济增长稳定器的重要托手,政府需要在政策层面出台更多为消费松绑的政策。”章俊说。

        他表示,最近通过个税改革降低贫富差距和提升人均收入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本次上调个税起征点后,新增6000多万税改前的纳税人不再缴纳工资薪金个人所得税,而这部分居民恰恰是消费倾向最高的群体,“从更长期来看,我认为政府需要在社会公共产品(教育、医疗、养老等)投入方面加大力度,以降低中国居民防御性储蓄,从根本上解决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

        苏剑则预计,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8%左右。他分析原因表示,首先,消费边际效用逐渐递减。近两年,虽然食品、衣着、日用品等小商品在网络消费的带动下,消费增速没有出现明显下滑,但随着网络消费的日常化,其对消费的刺激性也会逐渐减弱,而消费的边际效用递减现象也会越来越显著。

        其次,虽然当前社保与个税改革的影响还没有显现出来,但如果相关改革短期内对企业成本、个人收入产生了较大影响,那么在收入、就业不明朗的前提下,居民消费就会出现明显的收缩。

        投资方面,苏剑预计,2019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4%。首先,在去产能、调结构的大背景下,2019年投资增速难以实现较大幅度的上涨。其次,2019年实施的社保和个税改革导致企业短期成本的波动,从而影响企业投资再生产。最后,诸如环保、社保改革等政策的不确定性,将对企业投资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

贸易顺差或进一步收窄

        进出口方面,章俊预计,明年出口和进口增速,分别从今年的11.3%和18.5%下降至明年的5.2%和6.3%,同期贸易顺差可能会进一步收窄至3500亿美元,从而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会在-0.8%个百分点。贸易顺差收窄,加上明年外商直接投资也可能受全球流动性收紧影响而下降,外汇占款可能会进一步萎缩。为避免由于外汇占款萎缩而导致基础货币被动下降,央行会继续降准来维持国内流动性平衡。

        苏剑对于2019年进出口增速的预计分别为14.4%和6.2%。他表示,我国居民消费结构在逐步改善和升级,加之扩大进口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将共同拉升2019年的进口同比增长。但同时受到2018年经济持续下行压力造成的投资设备进口增速下降,以及环保限产、去产能、结构升级等造成环境污染的进口品增速下降。

        苏剑表示,综合来看,预计2019年全年进口增速较2018年将增幅较小,但贸易顺差将继续收缩,预计2019年的贸易顺差为4000亿美元。而受全球经济放缓、地缘政治风险扰动等影响、外部需求的弱化,将制约出口的增长。

        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对第一财经表示,预期接下来贸易数据会明显回落,加之国内政策回暖对经济的提振尚有时滞,预计明年上半年是中国经济运行比较困难的时刻。因此,有必要下调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6%左右的提法更加符合底线思维,也可以为中国经济腾挪更多的改革空间。